最近很容易不經意的墜入繁雜的記憶裡,上課上著上著,手中彈著音符腦裡卻不知神遊到哪去了,

       彷彿靈魂出竅的看著上課的自己和學生。不久那些歷史性事件與瑣碎的記憶如浪般朝著我拍打;

       片刻,我就失去知覺了。   

      

還記得,剛學C和弦後的那個午後,吉他老師示範了以C Am Dm G7 的Chord Progression,開心的我抱著吉他在家中那透著些許陽光的客廳彈了起來,那單純且沒有任何比較競爭的心告訴了我什麼叫快樂,我沒給自己設限或目標,但我學得很開心,漸漸的,我從片段的和弦到一首首的曲子,之後我離開了那個曾經讓我無憂無慮學習吉他的地方,我的人生就跟吉他技巧一樣越學越多越學越難越學越雜,然而我老早把那單純的快樂給忘了, 當彈吉他這件事變的些許的功利,變的目標導向,變得好像不再那麼為自己而彈時,它好像變的不是那麼的有趣了,然而這類的醒悟卻只有在夜深人靜拿起吉他撥著那引起共鳴的琴弦時才能了悟。因此多半時間還是如那午覺過後起身的茫然一樣,也許像他人說的,興趣與工作結合是幸福的,那為何會在一天的早晨起來卻頓感人生模糊,因而溢滿愁緒ㄋ?...........是那個存在感作祟嗎?

       也許就是社交圈小因而讓我聽到更多自己的聲音,雖不想看清但還是得承認現象的事實。

 

          

hhheri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