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 

你的個性不是三言兩語便能說的清,就像最近你看完的那部電影一樣,你永遠搞不清楚現實與夢的真伪,永遠以為在現實卻又活的像夢境;你總是那麼孤獨且自以為是的活著,就如同七等生某篇文章裡所說的,『你總以為這個世界的人誤解你,其實是你對這個世界充滿了誤會』你確確實實是這樣的人,只是你不願面對與承認而已。

然而事情也許就只是因為你養了多年的寵物往生了,讓這幾天的你特別安靜,你把自己反鎖房門裡,任傷痛在身體翻攪,任回憶在腦裡轉,就這樣你憶起了她,也從凌亂的記憶裡翻起他離開的日期,還記得你對自己說最討厭八月了,你不願意面對她的日子,你也拒絕再去看她,只是偶而坐上捷運途經辛亥站,深知她就在那片山裡時,還是會不經意的雙手合十告訴她你來了,你也曾發誓不坐木柵線,而後還是反悔了。可想而知你還是無法抹去她對你一點一滴的影響。就像她曾笑著罵你連小小校歌都不會唱,吉他也不會彈,當時你一臉無辜的說又不是你學校的歌,怎會唱?她頓時任性的說不管,讓你好氣又好笑的看著我搖頭,我也只能無奈的陪著你聳聳肩,我看的出她對你的影響不是我隨口說上幾句就會罷手的程度,我也知道那時候你拉著我一起學吉他的決心,也只是為了她,只是這一切的付出,你從沒想過會在那件鵝黃色的襯衫和黑裙化成灰燼的瞬間,都隨風而逝了。然而你還是在告別式上唱著

我有個她 美麗風華
人人都說 景美之花

那天你沒哭,我卻在一旁為你留了一陣,她曾告訴你她以景美為傲,所以你唱了這歌給她

我想她應該也在某地和你唱著

我願陪她 追逐山林
我願陪他 攜手天涯

共看月亮 共數星星
共看月亮 共數星星

我想她若知道你已學了吉他會唱這首歌,不知道會有多開心,雖然現在的你早已不想去唱這首歌,並且也放棄彈吉他,去當個上班族,但我猜想這段青澀的年少記憶,對你是永遠難忘吧!

那天你說想看看她,希望我陪同,我也答應了。

去的途中我告訴了你,最近教了個學生想彈這首歌,你靦腆的笑著說你還會唱

答話的同時,我感受到歲月的增長並不會抹去部分的傷痛,反而徒增了世故,延伸了滄桑,如同現在的你。

 

朋友,別怪我多事將你的事寫下,我想人都如此,對他人的事總是能侃侃而談,且又帶著有點不用負全責的心態。

 

 

 

 

 

錄了好幾次

鍵盤真的很難點  讓主旋律好像沒對在拍點上

 

 

 

hhheri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